亂翻書

清風不識字,無事亂翻書

意識和語言

雖然敘事線大幅增加,故事也在變得更廣大和更複雜,但是在第二季 hosts 覺醒之後,〈西部世界〉在第一季裡那種思考語言的樂趣大幅減弱了……只剩下了「聰明人 vs 聰明人」和瓦里斯經常掛在嘴邊那句「information is power」。第一季時候,我可以看到,即使對答如流,並且似乎很有深度,hosts 的語言還是有模式可循,絕對不會偏離它們的人設(這人設的中心是一段記憶,其實也是語言),而公園的工作人員們也是通過阿諾德留下的二分心智系統,通過語言來控制這些 hosts 的。每次看伯納德和德洛麗絲對話,都彷彿在看一次圖靈測試。我會一直在想,欸,她是不是說了些設定裡面沒有的話?她的哪句話有沒有...

/  

MEGALO BOX

這是一張人生的賭桌,你和同伴的籌碼少得可憐,手裡的牌也爛得可以,而周圍是一班等著瓜分你們血肉的大玩家。面前的選擇似乎只剩下一條:fold,認命,將自己「折埋」,在「未認可地區」打一輩子假拳,依靠他人的施捨續命,做隻沒有名字的野狗。


面對這個混賬的世界,你卻選擇了「虛張聲勢」到底。「唔識賭博但我鋪鋪都曬冷」,然後運用自己全部的能力和智力,甚至包括別人對你的輕視也計算在內,在「認可地區」,在這個不屬於你們的地方留下一串腳印,讓所有人都記住你的名字——Joe,無名氏。


在拳拳到肉和「永不言敗」之外,MEGALO BOX 不僅是一部向經典致敬的近未來拳擊番,還是一部寫給「大人」的「熱血...

/  

一刷聊齋

发布了长文章:一刷聊齋

点击查看

時間債




在 Dan Simmons 的科幻小說《海伯利安》裡,在世界網陷落之前,人類穿越銀河系依靠兩種方式:如果要去的地方在世界網之內(俗稱環網),可以使用人工智能建造的遠距離傳送門,就像踏進哆啦 A 夢的任意門一樣,瞬間到達銀河的另一邊,原理大概來源於量子傳送。在續作《安迪密恩的覺醒》裡面 Dan 用很禪宗、詩化的方式具體地描述了它的原理,讓人不禁聯想,《三體 III》裡面雲天明用寓言故事來承載曲速引擎的原理是不是在向他致敬呢。


另一種方法是,搭乘亞光速的「火炬艦船」,它由一種叫做「霍金驅動器」的引擎驅動,可以把飛船加速到接近光速,乘客則要在冰凍睡眠中度過整段旅程。


宇...

/  

圍棋上帝

柯潔說阿法狗接近「圍棋上帝」,DeepMind的主理人則說柯潔在第二場把阿法狗逼到極限,而我看直播的時候,斷斷續續,一臉懵逼。今晚看回完整覆盤才真正了解柯潔和阿法狗下的是怎樣一盤好棋。

想起自己小時候下中國象棋,永遠都下不贏外公,就算他讓我一邊車馬炮都下不贏,心裏一直想,我再也不要下象棋了,我要找一種我可以和外公水平相差不那麼大,可以公平競爭的遊戲。我想,盧瑟遇到超人,很多人類遇到阿法狗的時候,大概也會有這樣的想法吧。

四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在課室樓下見到有幾個人堆,走近看發現是幾個學長學姐在下圍棋,我當時就被它吸引住了,就開始跟著學校的棋牌隊玩。當時每年的寒暑假我爸媽都要逼我去報個班學點甚麼(我唯一...

1 /  

關於「自我」的 remix 對話

傀儡師:



少佐:


/  

為甚麼我不能告訴你我是誰

很難得,《七月與安生》有一個好劇本。


那個下午我坐在戲院的前排,看著安生和七月,一起干壞事,一起洗澡,分享成長的秘密;一個流浪,一個循規蹈矩,一個放縱,一個心裡藏著一個目標而奮鬥。我看著安生,從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;看著七月,送走一個人,帶回一個人。


然後交換各自的人生。然後,去過想象中的人生。


我也看到蘇家明,從安生走向七月,又從七月走向安生,最後,我也不知道他走去了哪裡。


當然小說和電影的重點並不在他身上,但是我看著他的時候,想起的卻是梁山伯。


《梁祝的繼承者們》裡面有一首歌,叫做《為什麼我好想告訴他我是誰》,林奕華說,是他和其中一個演員張國穎聊天之後,...

1 /  

在上海度過一周

我已經數不過來,這是我第幾次來上海了。這幾年,好像除了香港,上海就是另一個我一年中總要去一兩次的城市。這次回來,一下飛機,不用看地圖就找到地鐵站,然後掏出在飛機上已經交換好了的交通卡,跟小夥伴一起搭上地鐵回到住的地方。櫃子上,連半年前買的拖鞋都還在。


算是習慣,就像一直在這邊生活,或者說其實在大城市生活,都差不多。也許文化活動不同,但對於獨身的人來說,生活方式可以是一樣的。又有些不同,這次來上海,白天到不同的空間工作,吃的是比廣州貴好幾倍,又在廣州人看來很沒「正氣」的東西;晚上如果沒有約朋友出來敘舊,就回到一間空蕩蕩的房間繼續工作。


我常常覺得我和上海很有緣,這個念頭來自兩個人,一...

/  

劇場瑣記——心之偵探香港首演

在看之前,看了預告片、海報的風格,我有預感,這次和之前的會很不同。

結果《心之偵探》是我目前看過最特別的一齣「非常林奕華」作品。

經過整整半天的瘋狂趕路,在一個沒有去過的地方,一個在充滿香港人回憶的舊劇場的新翼。看了「非常林奕華」好幾齣戲,第一次在這麼近的地方,看清演員們的臉。


陳滅在《地文誌》裡邊提到,建於一九八三年的高山劇場坐落在一座廢棄的礦坑內,曾經因為露天場地和低廉的租金,成為八九十年代香港搖滾和獨立音樂的烏托邦。圖為在原有劇場旁邊新建的新翼劇場。

沒有插科打諢的序幕,開門見山的開始,像碟子一樣小的舞台;熟悉的多媒體投影、口水歌們和網絡潮語用得比以往更多,第一次這麼短的謝...

/  

Jean Valjean:上帝最愛浪子


從一開始,編劇就告訴我們,這是一個關於愛和救贖的故事。一個人,為生活所迫去偷了一塊麵包。25年的牢獄生涯只教給了他憎恨和自私。但是,有時候只需要像神父那樣在他最困苦的時候伸出援手,一個善意的謊言,給他看到世界上有另外一種可能性,他以前以為的世界原來不是唯一的歸宿。他也能變回一個正直善良的人,並且在命運的風雨裡面替神拯救身邊他所愛的人們。


和Valjean成對比的是警探Javert,不知道是不是和他的出身有關,他就像一塊鐵板,堅信自己和法律所代表的「正義」,並且認為罪人永遠是罪人,犯罪的人受到懲罰是神的旨意。然而事實上,上帝最愛浪子,而人沒有權...

/  
1 2 3

© 亂翻書 | Powered by LOFTER